阆中论坛_古城家园

 找回密码
 欢迎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像玩微信一样玩论坛】古城家园手机客户端下载
查看: 5591|回复: 26

零碎的回忆--阆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4-1 18: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获取更多功能,和10万阆中网友在线交流,分享你的新鲜事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欢迎注册

x
古城往事
(
)
小时候的一个大年三十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突发奇想,去看看街上到底还有没有人。我放下碗筷就出门了,站在大东街的中央上下一看,下到老市场,上到东门口没有一个人在街上。我的好奇心又促使我一留烟的跑到东门口,在我的视线内,整个城市真的没有一个人,现在看来不可思意的事情在哪个年代就真的存在的。万人空巷可能就是为此而造的词吧。
哪个时候大年初一到初三都有游行队伍的,娱乐大家的就是过年的那几天了。平时那有精神去娱乐呀,但贫穷也有贫穷快乐的时候。当时地方政府组织的节目还是比较少和差的,但阆中并不因此而不快乐,因为有海校部队(海字445部队,是一个海军航空兵学校,具说是林彪的部队,文革后解散了)的游行表演队伍给阆中的春节增添了丰富的过年色彩。他们的表演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真的是精彩绝伦的表演。队伍长达一里,表演的有舞狮子,龙灯,海龟,海蚌,龙王,虾兵蟹将,七仙女,小金鱼跳龙门等。由于一路表演一路走,队伍看不到头的,也看不到未,在一处看完他们的游行队伍要半个小时的时间的。从服装,化装,到演技真可谓是一流的,现在是看不到那样的游行表演了。
                                                     待续
阆中在线欢迎你!
发表于 2009-4-1 18: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说的很对,那些都成记忆了!:P
阆中在线欢迎你!
 楼主| 发表于 2009-4-1 18: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零碎的回忆--阆中(二)

古城的春天,和风细雨。平静的日子不知道从那里开始涌动起来了。早晨在学校上课的学生开始相互传递着一个信息,去阆中中学参加红卫兵。这是一个新鲜的词,也是一个新鲜的事,大家虽然不知道更深的道理,但都知道参加这个组织是保卫毛主席,是毛主席的红色卫兵。
坐在教室里准备上课的学生像往常一样等着老师的讲课,但久久没有见到老师到来,道是一个外班的同学跑来告诉大家快去阆中中学报名参加红卫兵。大家在迷惑,犹豫片刻后,一起跑出了教室,随着人流跑向古城中学。一向神秘的学校敞开了大门,第一次进入这个中学才发现真的与小学校不同,教室都是解放后国家建设的砖木结构的矮楼房,校园内树木蔽阴,花草飘香,环境特别优雅。想象中这里以前一定书声气很浓,不然怎么有那么多的有出息的同学从这里出去后都成了有名望的人呀。穿过几个院落到达学校后面的一个小楼前,见许多学生在教室前排着长龙般队伍,龙头伸进了教室,龙尾甩在了操场。他们都是比较大一点的学生,而我们这些小同学根本靠不进去的,只好在外围打听情况,原来他们是在报名参加红卫兵,而我们还小,是不够参加条件的,大同学告诉我们去旁边的楼房报名参加红小兵。我们一伙小学一,二年级的同学又一起跑向了旁边的楼房。到了才知道今天还报不了名,组织红小兵的人今天还忙不过来,在忙组织红卫兵的事哟。少悻的我们在不满和失望中在这个神圣的地方瞎转游起来。看着那些大哥哥大姐姐们做着他们激情豪迈的事情,在心里想,这个世道正在发生着
阆中在线欢迎你!
发表于 2009-4-1 18: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情况我就不知道了,或许没有印象了;P
阆中在线欢迎你!
发表于 2009-4-1 18:31:53 | 显示全部楼层
:L  那时我还没出生。。。
阆中在线欢迎你!
 楼主| 发表于 2009-4-1 18:5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零碎的回忆--阆中(三)

一个前所未见的大变化,一个由学生鼓动起来的运动即将开始风行社会了。
这天以后,我们的学校也开始发生了许多变化。上课也不是那么认真了,老师也不那么严格管理我们了。后来慢慢知道了全国都开始了学生运动,所有的人都是红卫兵或红小兵了。
一天,我们的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去,叫我把一份讲演稿读一遍,稿子是老师写好了的。叫我读是看我有生字没有,并告诉我明天学校要开大会,我要代表年级上去演讲,演讲稿的题目是《狠批三家村》。根据其内容我后来大了一点才知道在中国出现了邓拓,吴晗,廖沫沙三个文艺界的反动人物,但具体其反动性质就一点也不知道了,因为我们当时还是小孩一样的小学生呀,那听过,见过那些事情呀。
阆中在线欢迎你!
 楼主| 发表于 2009-4-1 18:5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零碎的回忆--阆中(四)

通过一夜反复的练习,我基本上读全了讲演稿。第二天我是穿着补着蓝花补丁的裤子上去讲演的。这也是我第一次在大众面前这样露面的。时间是二年级上学期,我当时是三班的班长。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上小学就当上了班长,在年级还很露脸的,大家也都听我指挥的,老师也对我很好的,我想可能是父亲的原因吧。
六几年的社会生活是很贫困的,社会刚刚结束吃人民食堂,先前的天天大米馒头加荤菜,到吃五谷杂粮,到后来天天的蒸红薯,肚子由撑的涨涨的慢慢又变的逐渐缩小到后来大家都成了瘪肚子了。一天两顿饭都是一点点的烂红薯。有一天我饿坏了就去拿刚从食堂打回来的红薯,由于桌子高,人又矮,就直接把盛有红薯的瓦盆拉掉到地上了,红薯和瓦盆茬混在了一起,害的全家人吃从地上捡起来的变了型带有灰渣的红薯,我也为此挨了大人们的一顿好打。
阆中在线欢迎你!
 楼主| 发表于 2009-4-1 19:04:28 | 显示全部楼层

零碎的回忆--阆中(五)

二年级学习还没有结束,我们的学习就基本停止了。大街上到处都是标语和口号,学生们不分白天黑夜的上街表演宣传,城市里好不热闹,而我们小孩更喜欢去人多的地方捡传单,当集的有一点点的时候就也像那些大哥哥姐姐那样,在晚上人群集聚的地方将传单抛向空中,好像我们也是什么组织的人员一样自豪。
后来的情况是,学生组织越来越多,战斗团名目繁多,最大的组织是红岩战斗兵团,在城市里它最响铛铛,它把总部设在了市中心的图书馆里,把馆里临街最大的一间阅览室当办公室,
其他的红联指等都不如它搞的轰轰烈烈。就因为争轰轰烈烈吧,就发生了几天后的一件事情。
   一天的上午,图书馆人山人海,人们在大声的争论着什么,我快速地跑到那里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打听才知道城市里最大的学生组织红岩战斗兵团被红色联合指挥部发现了对毛主席不忠的问题,好象是总部里的一本书的包皮纸上有主席像,在哪个年代,这可是个不可饶恕的事件呀。两个组织激烈辩论的结果是,红联总要砸掉红岩战斗兵团。在一阵打闹后,红岩战斗兵团的办公室被砸的乱七八糟,组织的旗帜,公章及办公品被轰枪一空。红联总组织成了城市中的第一大学生组织了。到后来经常有这个或哪个组织被别的组织砸,天天有新的组织成立,天天有被砸的组织消失。人们真的在为毛主席革命了。
阆中在线欢迎你!
 楼主| 发表于 2009-4-1 19: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零碎的回忆--阆中(六)

越往后来,组织就不只是学生们的了,工人,农民,机关,单位都开始组织革命组织了,其名称举不胜举,大一点的有;红联总,小联指,工人造反兵团,职工造反司令部等。由于大家都认为自己才是拥护毛主席的,都指责对方是保皇派。这样,就形成了战斗组织两派的阵营。整个社会就是围绕这两派的发展而发展。斗争的两派天天激烈辩论交锋,慢慢的也由文斗变武斗了,这是后来的事情了。
在还是基本都是学生组织的时候,学生组织形成的几派斗争的结果是谁都认为对方是保皇派,而自己是革命派,但又没有谁说了算,斗不出来结果的。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兴起了串联,这就是去联合与自己意见相互一致的其他组织,结成统一联盟,以免被其他组织打倒。到时也可以学习其他组织的组织经验,以巩固自己的组织。哪个时候,我们这里有一个海军航空兵航空兵学校,番号叫海字445部队,这在没有靠海的城市里有这样一个海军学校还真有一点希奇,平时部队都在嘉陵江里训练,营区里还有一个战斗机机场,有几十架战斗机。哪个时候大家都向往部队的生活,所以一开始搞串联,大家都喜欢去那里,加之平时大家对部队都很陌生,很想去里面看看的情况,所以就成了大家集中串联的对象了。哪个时候只要有一个战斗队组织开的介绍信就可以进入部队的,这样也就成了我们经常去玩的地方了。到后来大家就开始了去北京和各大城市串联了,其实大家也就是去玩,是带着革命的热情去玩而已,有的去了几次北京,有的去了红色根据地井岗山,瑞金,有的去延安,反正不用钱能游全国,何乐而不为耶。哪个时代只要是学生,有一张战斗队的介绍信就可以到任何地方吃住和乘车,各个地方的招待所敞开招待各地来的学生,简直就是共产主义的生活了。
阆中在线欢迎你!
 楼主| 发表于 2009-4-1 19: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零碎的回忆--阆中(七)

串联的结果是各个省都形成了两大派,或几大派。派系的斗争不可避免的开始了。你派组织抓我派的人上街斗,我派组织抓你派的人上街斗,当时最热闹的东门口是斗争的主要场所,在百货公司的大门前不知道那方组织先搭建了一个斗争用的木架平台,每天都排着队斗争人,开始还是辩论,辩论没有结果就开始了抓打,打服气了就游街。到后来还兴带高帽子游街了,帽子上写着某某保皇派,某某反对派等,后来的游街人还必须自己打着锣介绍自己的反动罪行。记的最厉害的就是当时的县委书记,嘴里衔着稻草,头上带着高帽,左右由两个群众把手反扣起来斗,他从不与群众争辩,群众叫他怎么说,他就怎么说,那样就少挨打,少游一点街了,群众把他斗的都没有意思了,他也就轻松了,当时把这种抓人的方式叫架飞机,具说他为了白天接受这种批斗,天天晚上在家自己练习爬腰架飞机勒。好多人经不起斗争和游街还寻短见,但他确活了下来,后来还当上了四川省的省委书记了,他叫刘纯夫。
哪个时候还兴抄家,认为你的成份不好,家里可能有封,资,修的东西,或有认为对毛主席不忠的行为就可以组织大家去抄你的家,把你的家翻的乱七八糟,也的确抄出来的有银圆,金条什么的。我们街的一个裁缝就因为成份不好,一个组织就去抄他的家了,结果什么也没有搜到,最后就是搜到许多裁衣服剩下的布条成为了证据,被拉去游街了。
破四旧,立四新在哪个年代搞的时间比较长,天天人们找四旧砸,连家里的古花瓶,古家具,古画古字等都是破砸的对象。我们小一点的人就专门去一学单位寻找,找着就砸,单位的人也不敢阻拦的。在我家的对面就有一家旅馆,叫保宁旅社,平时主要住拉船的船工及做小生意的人。房屋都是老宅子,老宅子房顶上都有用泥瓦码成的压屋脊的半圆或三角型的花顶,我们这些不懂事情的小孩就经常上房去修理这些四旧的产物,把它端掉。院里有一口大缸,缸的外面有花鸟图,我们就用泥把它抹上,反之不让四旧的东西存在。哪个时候什么地方都可以去破的,也没有哪个人敢管的,破四旧的人是天王老子一样。打着破四旧的旗号我们天天在别人的房屋上玩。
阆中在线欢迎你!
 楼主| 发表于 2009-4-1 19: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零碎的回忆--阆中(八)

两派的斗争逾演逾烈,大字报铺天盖地,所谓的造反派与保皇派天天都在为革命而斗争,在最热闹的东门口靠郎家拐街街头的地方不知道谁建立了一个大约长12米,高7米的大专栏,专门用于大家粘贴大字报。当没有地方可粘贴的时候,大家就只可以覆盖在别的大字报上,有的上午刚贴上,下午就被别的大字报盖上了,这样就出现了在大字报上注明保留期限了,有的保留三天,有的干脆保留七天,或不允许复盖。大字报逾帖逾多,逾帖逾厚,这就为解决当时做饭缺少柴火的困难提供了燃眉之急。大家等着没有人的时候,或晚上就去扯达几厘米厚的大字报回家作柴火用。先有专拦,但马上又显的不够用了,于是就见地方就帖,公共场所,住户人家的门面都成了帖大字报的地方了。到后来发展成天上不够用,就在地上写了,拿着大毛笔,排笔和墨顺着大街就写。记的当时与我一起在大街上写标语的小朋友一共四个。我们先到县委去偷墨和纸,见没有人就在一间大办公室里的桌上拉了一捆纸和一大瓶墨,又把桌上的大字笔卷走了几支,一起到了街上就开始了乱写了,由于我们的大人是两个不同的派系,都是对立的两派,就各写各的口号,你写完了就该我写了,你骂了我派,我就怎么骂你派,但不影响我们经常在一起玩,以及经常在一起吃,偷,拣东西。
阆中在线欢迎你!
 楼主| 发表于 2009-4-1 19: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零碎的回忆--阆中(九)

哪个年代人们的生活都很困难,工作了的人每月配粮食27斤,小孩根据年龄配粮食,只有中学生配的高,吃32斤粮食,大米每斤一角三分八,白面一角四。一家人牵扯着吃也不够吃的。肉每月一斤,猪肉价格是六角九,如果用肉票买牛肉,一斤票可以买四斤,价格为三角八一斤。菜油为每人每月三两,回族人是四两。当时的洋油(煤油),洋火(现在的火柴)洋皂(肥皂)烟,酒,布,棉花,白糖等也是凭票供应的。能有熟人不用票买到这些在当时就是能人了,也就是今天的走后门了。记的有一年的春节前,我把每月准备一点,准备了一年的过年菜油瓶踢碎了,把菜油撒的满地都是,当时真不知道怎么办了,吓的哭起来了,几个姐姐也都傻在那里了,这个时候有一个大一点的哥哥告诉我们赶快用破布条沾油到装有水的脸盆里,然后逼水面上的油到锅里熬油出来,当然晚上少不了被大人的一顿饱打的。城市里的人为了过年能多吃一点肉,或解决一点生活困难补给,大家都兴养猪,养鸡,养狗,养家畜需要的饲料就靠小孩们去菜蔬社地里拣,当时各生产队都有看地的人,就是怕拣猪草的人把好的菜叶给偷走了。地里实在不好拣就到菜市场去拣买剩了烂菜叶,其实那有什么剩烂菜叶,有剩了也给他们带回家去了,因为大家都有养家畜呀,所以到菜市场其实就是偷抢菜叶而已。有一次我们的朋友就因为一妇女背着一大背篓蓝菜(白菜的外叶)在菜市场走,我们从后面就往下拽菜,由于它捆的紧,一拽就将人一起拉倒了,一看此人伤的重,我们就顺着城墙的路跑回家了,知道事情严重了,我们都藏起来了,但哪个女人还是顺着城墙路找着了我们,后来还是大人出来解决了此事情。到菜地里拣猪菜主要是拣猪草为主,一般是莴蒗草,有时候见没有人也偷一点象红苕这些的,饿了就吃,多了就带回家。当然也经常被看地人逮到的时候,逮到后就被拉去生产队的晒坝晒粮食什么的,算是处罚吧。我们一起的一个大哥哥就是因为到桑树上观察情况,发现有人来了就从树上跳下来准备一起逃跑,结果跳下来后发现不对,下身出血了,也不能动了,才发现一小树的主枝正好戳在了下身上了,取掉后我们把他扶回家了,也不敢告诉他家的大人,还是到了晚上他实在坚持不住了,才告诉了大人们,进医院后发现阴穰破了,还掉了一棵睾丸,这人也就这样少了一棵男人的器官了。
阆中在线欢迎你!
 楼主| 发表于 2009-4-1 19:3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零碎的回忆--阆中(十)

一天,突然大家叫一起去火药局老城墙看死人去,到了那里第一次看到被人打死的死人摸。,大家议论纷纷,死者叫柴某某,是黄派的,是被红派的人打死的,后被扔到那里了。具说参与打他的还有他的亲弟弟参与打他的。文斗发展到了武斗,情况变的越来越复杂了,经常发生武斗,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恐惧之中。黄派的人将死人用担架抬着去县委大院评理,(县委大院是红派的地盘),我们小孩们也跟着去看热闹,一进大院就听到枪声响起来了,只听大人们大喊,爬到,子弹射来了,大家都爬在地上,一动不动,抢声越来越密,子弹从我们的头上飞过,大人们喊到,撤退,跑,丢下死人大家都跑出去了,我们一起去的四个小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散了,就我一个人掉到了最后退出县委大院,还好,子弹没有射中我。出了县委大院往大街上一看,整个大街上没有一个人,先跑出去的人已经跑到老车站那里去了,那里是黄派的地盘,但哪个时候也不安全了,他们就一起上车往广元方向逃跑了。而我一看从百货大楼(当时阆中就这么一座真正意义上的砖混大楼,一楼是营业厅,二楼是办公室)上和人民食堂的楼上不断的有石头往下打,我就躲在了百货大楼的门下,因为有一点雨蓬,挡着了天上下来的飞石才没有伤着我,但也跑不了了,随时有石头往下飞的,过了一会才有一点停止了,但我还没有离开就被带着枪或钢钎,偷带钢盔的人控制住了,他们首先问我是那一派的,我讲;我是小孩有什么派呀,刚才在这里玩就遇到了打仗没有跑掉呀,这样他们才放我离开了此地,回家后,才知道大人们是怎么的着急哟,刚才的枪声都是第一次听到的,以前那有听到那么密的枪声呀。只有平时法院枪毙人听过的,也就那么几下声音而已呀。下午武斗基本结束了,我们这些小孩就开始出动了,去打过的地方拣东西了,在阆师附小的大门边看到一人倒在地上已经死了,身上有几处中弹了,看来他死前也有准备的,在胸前后都挂着厚厚的石膏板,但还是被枪打穿了。在工人兵团院里,没有一个人了,我们到所有的房间进行检查,搜刮我们认为有用的东西,比如馒头,篮球,乒乓拍,做弹弓用的轮胎皮子等,当然少不了将砸坏了的桌椅装进背篓了。很快结束了这里的检查,回家把东西放了又马上出发去了师范学校,在那里发现的东西太多了,简直不知道拿什么好,在图书室里,不知道拿什么书有用,就拿了许多的学生证装了半背篓,有一个大人发现了我们,还认为是学校里的人,我们怕急了,他不允许我出来,结果是他人长的魁,而窗口小,他钻不了里面去,让我给他拿一点书才允许放我出来,我就爬上书架拿他想拿的厚书给他了才让我出来的。在医疗室里拿了好玩的天平秤,在人体摸具室里拿了人的心脏出来玩,当然少不了有吃的拿了不少的。第一次武斗就这样结束了,后来真有一点害怕武斗但也喜欢武斗后的清扫战场了。
阆中在线欢迎你!
 楼主| 发表于 2009-4-1 19:3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零碎的回忆--阆中(十一)

两派除了文攻武卫,还进行了各种宣传活动,当时的文艺演出就比较突出,内容基本就是表扬自己,污蔑别人了,黄派的经典作是《阆苑风云》,写的是他们怎样斗争和受迫害,红派的节目是《井冈山的斗争》,写的是比较革命的故事吧。
平息一段时间后又开始了武斗,当时我在保宁旅社里玩,又有许多枪声响起来了,大家经过了也就知道了一点防备知识了,大人小孩一起钻到床底下去了。后来,大人们怕经常武斗伤到我们,有许多家就把小孩转移到了农村去住了,我都去住了几个月,在柏垭的什么地方吧。躲不是长久之计,时间一长就待不下去了,回到城市才是自己的家呀。武斗最厉害的一次是在阆中的思依打开的,跑到成都,广元的黄派准备返回阆中,在返回前做了许多返回阆中的宣传,并准备了返阆通告,提前让在阆中的人出去粘贴,由于大人不方便去粘贴就叫我们小孩去街上到处粘贴,当然是在晚上偷偷摸摸的粘贴了。在返回的路上就交锋了,这次黄派带的武器多一点,加之回家心切,战斗英勇一点了,把红派的人打死了许多,尸体运回来后放在了党校里供大家看,红派的总司令也在其中。他死的前一天还在电影院开会勒,当时我们还认为里面在放电影,从门缝里看里面是不是这样的,门开了就看见是他,腰间挂着一只小左轮手枪,问我们是在偷听消息吗,我们说看里面是不是在放电影,他就没有管我们了。那知道第二天他就牺牲了哟。他们哪批死人当时葬在了广场的西边,还有烈士的墓碑勒,后来文革结束后移到了花果山上,时间一长,那些墓也就没有了。
阆中在线欢迎你!
发表于 2009-4-1 20: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LZ是老前辈了喔
阆中在线欢迎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欢迎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删帖申请|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阆中在线 ( 渝ICP备11003648号 |

GMT+8, 2019-6-27 14:38 , Processed in 0.293231 second(s), 5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